搜索

中文  丨  ENG

铁四院唱响“长江之歌”

2020/02/18 22:15
浏览量
【摘要】:
再过半年,目前国内最大直径单洞双线地铁隧道工程——武汉地铁8号线长江隧道就要建成通车了,届时乘坐地铁只要4分钟就可以穿越长江天险。这也是铁四院为武汉设计建成的第5条过江隧道。以2008年建成通车的“万里长江第一隧”——武汉长江隧道为起点,不到10年时间,长江上建成和在建的隧道已有12座,其中铁四院设计完成的就有9座。2004年,武汉长江隧道开工。与建

       再过半年,目前国内最大直径单洞双线地铁隧道工程——武汉地铁8号线长江隧道就要建成通车了,届时乘坐地铁只要4分钟就可以穿越长江天险。这也是铁四院为武汉设计建成的第5条过江隧道。以2008年建成通车的“万里长江第一隧”——武汉长江隧道为起点,不到10年时间,长江上建成和在建的隧道已有12座,其中铁四院设计完成的就有9座。

       2004年,武汉长江隧道开工。与建桥相比,在江底通隧更为困难。四年的工期,武汉长江隧道破解了5大世界级难题,取得了10多项国家专利,而且没发生一起安全事故。堪称万里长江“科技第一隧”“效率第一隧”“安全第一隧”。

       中国勘察设计大师、铁四院副总工程师肖明清回忆道:当时国内只在上海黄浦江修建了几座水下隧道,其地质条件、水压力、掘进长度等与武汉长江隧道均无法比拟。结构与防水设计是否安全可靠、经济合理,能否经受住长江的考验,没有一点现成的经验。“除对设计方案与计算结果与同事们反复核算外,我连走路、吃饭都在思考设计问题与应急预案。直到工程掘进上百米后,长悬的一口气终于舒展。”

       从“万里长江第一桥”到“万里长江第一隧”,盛世中国正加速实现孙中山“江上架桥”“江底通隧”,融大武汉三镇于一市的百年梦想;依托这些重大工程,铁四院也在加速实现打造水下隧道品牌的百院强院构想。

       2010年5月28日,铁四院设计的第二座水下隧道——南京长江隧道通车。这是当时世界上在强透水地层中修建的直径最大的盾构隧道,开挖的每一步,都伴随着世界级的难题。项目攻破了大直径、高水压、强渗透、长距离、高磨蚀、浅覆土等多方面的技术挑战,获得2014年度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2012年12月28日,中国首条穿越长江的地铁隧道——武汉地铁2号线过江隧道建成通车。铁四院设计负责人王金龙和他的团队,以“拼将全身智与力,誓叫天堑变通途”的精神,让“超高水压”、“超深风井”等等世界级的难题成为过往浮云。

       2013年建成的武汉地铁4号线过江隧道,与2号线相比,越江区间跨越江面的宽度更宽,隧道埋深更深,地质情况更复杂,施工难度与风险更大。两条线的越江段设计方案、工法基本相同,都是采用“单洞单线”小半径的盾构方案,在长江两岸设中间通风井。

       2014年,铁四院担任总体设计单位的南京地铁10号线过江隧道通车。这是南京第一条过江地铁,也是国内首条穿越长江的单洞双线大盾构隧道地铁。

       以平均一年建成通车一条长江隧道的速度,铁四院正在万里长江上继续书写着传奇。在建的武汉市三阳路过江隧道(武汉地铁7号线长江隧道),隧道全长4650米,是铁四院继武汉2号线、4号线之后设计的武汉第三条越江地铁隧道。设计负责人孙文昊介绍,三阳路长江隧道是世界上首座公路与轨道交通合建的盾构法隧道。目前国内外其他城市的公铁合建越江隧道都是用沉管法施工,但是这一方法属于明挖,要破两岸的长江大堤,为保证武汉防洪需求和大堤安全,决定采取江底盾构施工。

       此外,按照原先设计方案,公路和地铁隧道是分开建,这就需要选择两条过江通道。但因武汉过江通道资源稀缺,除了从汉口三阳路到武昌秦园路之外,附近再无合适线路可选,为最大限度节约资源,采取公铁合建设计。

       2016年,铁四院中标苏通GIL管廊隧道工程设计项目。该项目作为“淮南-南京-上海1000千伏交流特高压输变电工程”穿越长江段的关键节点工程,本次中标,标志着铁四院成功进入电力行业隧道工程领域。

       设计负责人、铁四院城地院地下工程设计研究所所长刘浩介绍,苏通GIL盾构法管廊工程是世界上首座特高压盾构隧道,具有大直径、长距离掘进、高水压、地质及河势复杂等特点。隧道全长5648米,开创了我国特高压输变电工程穿越江河湖海等大面积水域电力建设的新模式。

       今年5月,南京长江五桥夹江隧道拉开建设序幕,这是铁四院设计的第9座长江隧道工程。“敢为天下先,长江上第一个吃螃蟹”,“长江后浪推前浪,越来越得心应手”,从武汉长江隧道起步,铁四院在大型水下隧道新的领域不断“破题”,自主创新比重进一步扩大,成为国内设计水下隧道最多、拥有施工工法最多的设计院,用出色的业绩谱写了一曲属于自己的《长江之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