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中文  丨  ENG

交通运输从需求和供给两个方面对经济运行产生着重要影响

2020/02/18 21:34
浏览量
【摘要】:
3月23日,交通运输部举行了今年第三次例行新闻发布会,其中一项内容是介绍前两个月交通运输经济运行情况。数据显示,交通运输行业在生产和投资两个方面都取得了良好开局。从投资看,固定资产投资完成进度快于预期。今年前两个月公路水路完成固定资产投资1726亿元,同比增长33.9%,完成全年1.8万亿元投资目标的9.6%。其中尤为耀眼的是公路建设,前两个月完成投资1601亿元,同比增长36.0%。一般来说,年

       3月23日,交通运输部举行了今年第三次例行新闻发布会,其中一项内容是介绍前两个月交通运输经济运行情况。数据显示,交通运输行业在生产和投资两个方面都取得了良好开局。

       从投资看,固定资产投资完成进度快于预期。今年前两个月公路水路完成固定资产投资1726亿元,同比增长33.9%,完成全年1.8万亿元投资目标的9.6%。其中尤为耀眼的是公路建设,前两个月完成投资1601亿元,同比增长36.0%。一般来说,年初不是交通建设的旺季,例如,去年前两个月公路建设完成的投资只占全年的6.6%。因此,根据前两个月的进度来看,今年公路水路投资有很大可能会大大超过1.8万亿元的目标。

       从生产来看,客货运增速都较去年提高了。其中,前两个月累计,公路货运量和货物周转量同比增长7.5%和7.7%,分别比去年全年的增速快0.7个百分点和2.1个百分点,比去年同期更是都快了6个百分点以上。这也从一个侧面印证了今年初经济形势有所好转,生产和投资的增长都有所加快,对货运的需求增加。

       前两个月的公路客运量仍然是负增长,重要原因是人们的出行方式改变,坐飞机出行和私家车出行的人越来越多。综合铁路、公路、水路、民航等运输方式来看,营业性客运量的同比增速由2016年的下降1.2%转为今年前两个月的增长0.2%。另外,1-2月高速公路7座及以下小客车流量同比增速达到14%。这反映人们的出行需求仍然是稳步增长的。

       交通运输从需求和供给两个方面对经济运行产生着重要影响。从需求来看,包括交通运输投资在内的基础设施投资是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的主要动力,今年看来将变得更为重要。1-2月,全国基础设施投资同比增长27.3%,增速比去年全年提高9.9个百分点。这是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率较去年全年加快的主要原因。很多人对今年的基建投资抱有厚望。

       从供给来看,交通运输状况的改善,直接促进了生产,增加了GDP。去年第四季度的GDP增长率为6.8%,较前三个季度有所加快,这令一些人颇为费解:在金融和房地产的增速都放缓的情况下,为什么经济增长却加快了?很重要的原因是当季批发零售、住宿餐饮等传统服务业的增长有所加快,尤其是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增加值第四季度的增长率较前三季度提升了4.7个百分点。批发零售、住宿餐饮、交通运输等行业增长加快,反映了人们对消费和出行的需求比较旺盛,网购和旅游是两个重要增长点。这进而反映了人们对于基础设施的需求是增长的。

       交通运输等基础设施既有人民群众不断增长的需求,又通过加快投资提高着供给能力,应该说,当前基础设施的发展态势是比较好的,投资增速维持比较高的水平是有一定合理性的。

       但是,如果基建投资增长过快,也会带来一些问题,主要是资金来源和盈利前景可能会不如预期。

       以往基建投资主要是靠地方政府投融资平台获得资金,但这种模式使地方政府的债务压力越来越大。自从规范地方举债之后,通过这种方式获得资金难度增大,这可能是2015年和2016年基础设施投资增速下滑的主要原因。而现在,地方政府可能已经找到了替代性的资金来源,于是基础设施投资增速今年又可能大幅攀升。这种替代性的方式就是PPP。地方政府对PPP的运用越来越熟练,为基础实施建设提供的资金也越来越多。根据“全国PPP综合信息平台项目库季报”,2016年,市政工程、交通运输新增入库项目数分别为2,170个和614个,新增投资额分别为17,190亿元和17,232亿元。

       PPP模式越来越成熟,但其中一些问题也不容忽视,如明股实债、金融机构主导等。更为重要的问题是,PPP项目的盈利前景是否会像预期的那样好?PPP的回报机制有三种——使用者付费、政府付费、可行性缺口补助。归根结底就是由使用者或政府付费。就政府付费而言,越来越多的PPP项目,意味着政府未来越来越大的支出,虽然这不像债务压力那样明显,但实际效果其实是一样的。因此,地方政府对于政府付费的PPP项目,一定要量力而行。使用者付费则遇到了越来越多的问题,例如,收费公路整体是亏损的;人们对一些公路收费颇有怨言,地方政府要考虑响应民意取消收费,就会使社会资本的盈利要求难以得到满足。另外,由于基础设施建设可能出现结构性的过剩,也会导致PPP项目亏损。收费公路局部过剩,就是其亏损的重要原因。

       基于这些原因,基建投资不宜过快。基建投资的目标应该是改善民生和经济结构,增速应该与需求和(政府与居民的)支付能力的增长相适应。